当前位置:五莲信息港  -  新闻文章  -  社会万象

千古流芳《五莲山志》

2021/3/8 16:54:37

评论:0

千古流芳《五莲山志》

1_副本.jpg

“乐安李焕章曰:前辈云名山以人显,岂不信耶?灵岩以元魏法定和尚,昆俞烟霞以马丹阳诸真,最后则空大师之五莲是已。鹤亭张石民曰:‘岱以崇隆显,崂以幽窅显,五莲以峭削显’。嗣空大师者惊大师,具慧业,起正信,吸十二部,更博综群籍,倡明大法,为士大夫所敬礼。辑志五卷:自空大师来,世系缘起、戒行古德、登临诸篇、峰壑泉石悉载焉。”这是康熙年间乐安名士李焕章所作《五莲山志序》中的文字。文中空大师即五莲山开山和尚明开(字心空),惊大师为五莲山光明寺第五代主持、《五莲山志》(康熙本)的编著者释海霆(字惊龙)。

自古以来,众多文人墨客、隐逸之士为五莲山秀丽的景色所吸引,或游赏,或隐居,或坐禅,留下了大量风格别具的遗址遗迹和灿烂的文化诗篇。如苏轼的《次韵周邠寄雁荡山图》、丁耀亢的《莲山十景诗》、王沛洵的《匡山集》、张侗的《卧象山志》等,最翔实描述和介绍五莲山自然景观和文化底蕴的当属清康熙二十年(1681)刊行的《五莲山志》。

《五莲山志》由康熙年间五莲山光明寺第五代主持海霆编集,乐安(今山东博兴)名士李焕章删定,诸城文人王咸炤批选,《卧象山志》作者、九仙大隐张侗订正,于康熙二十年由万松禅林梓刻,木版印刷,3万字,分为上、下两册,共五卷。卷一为五莲山全图等图画和五莲山的景观、方位介绍;卷二介绍五莲山光明寺的缘起、佛教宗派、世系、历代主持以及物产;卷三记载了《五莲山光明寺碑记》、《重修光明寺大殿碑记》等5篇碑文;卷四为文集,收录有关五莲山的游记、散文11篇;卷五为诗集,收录古诗42首。卷前有清顺治年间诸城进士、广西宁州知府臧振荣和乐安名士李焕章的序,以及海霆和尚的自序。

 2_副本.jpg

诸城名士臧振荣所作《序》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吾家东武之南幕有山,曰马耳、曰大耳、曰九仙、曰青牛涔、曰化谷,而五莲为最。群峰矗空,削立千仞,摩天障日,萦青缭白。吾将求工画者图为册,以示四方,若王右丞之辋川、鹿柴、华子冈、辛夷坞、孟城坳诸迹”。作者居官广西,出湖湘,涉洞庭,登衡岳、九嶷,所见名山大川可谓多矣,而尤推崇家乡的五莲山,以为堪比诗人王维笔下之辋川诸胜,非独钟情家乡的山水,亦是五莲山之奇秀不亚天下名山所致。《五莲山志》中这些随处可见的熠熠闪光的文字,愈加彰显了五莲山的风骨与魅力。

卷一为五莲山全图等图画和五莲山的景观、各景点的方位的介绍。目录中载有五莲山全图、光明寺全图、弥勒顶图、烟雨涧图、流云涧图、十八盘图、樱桃涧图等10幅图画,当为五莲山诸景观和光明寺的最为真实的写照,可惜今已无存。关于五莲山的景观和各景点方位的介绍文字洗练,评点精当,可谓五莲山最早和最有权威的解说词。如天竺峰,书中记载:“在光明寺西。高三千尺,如窣堵坡涌出天外,疑天竺飞来也”。漱玉泉:“在礼西台后。石水清浅,游人于此濯缨”。御仗阁:“在藏经楼西,开山和尚建。仗,明神宗皇帝遣中侍赍来”。书中共记述五莲山28座山峰、118处自然和人文景观,今天我们说五莲山共有28峰、118景,即源于此。可惜世事更替,所载古云堂寺、水陆殿、御书楼、御幡楼、御仗阁、分贝阁等建筑早已废圮不存,漱玉泉、洗钵泉、放生池等名胜也都湮灭无迹,今人只能凭借书中寥寥数笔记载,遥想当年五莲山的盛况和荣光。

卷二对光明寺记述颇多,给今人了解光明寺的历史留下了宝贵的资料。关于光明寺的“缘起”,书中记载:“万历三十年,初祖开山和尚奏请发帑金,差御马监太监张思忠督工,至三十五年落成。内藏经六百八十函,计六百八十卷。敕书一,御磬一,御仗二,宝幡二,紫衣一”。光明寺称为明代皇家寺院,此可以为佐证。书中还对明开、真谈、如雄、性昆、性志、元照、海彻等高僧大德作传介绍,使后人可以了解大师们开山建寺的艰辛和弘法的执着。对开山和尚,书中记载:“开山和尚,讳明开,字心空,四川成都人,名家子,姓庞氏。少业儒。出家后,泛舟出三峡,至江宁,开法普德、碧峰诸寺,学者从之,如水赴壑。既而渡河涉淮,之诸,与尚书理轩臧公昆仲相唱和。为敬轩公书《华严经》毕,卜居今五莲。遂北上帝阙请山名,讨龙藏敕建。帝遣中官张思忠赍帑金营梵宇,改山名,赐寺额”。书载,心空大师放舟夔门,历三峡,过九江,其间经匡庐、九子、采石、天门等名山,隐隐山藏三百寺者舍不居,见五莲山苍壁插空,云岚出没,缭白绕青,一削千仞,始惊叹曰:“此苏子瞻所谓不减雁荡者也!”乃凿巉岩,启蒙茸,筑精舍于旧云堂寺之傍。走京师,求御额,修梵宇,比丘云集,而五莲之名闻于天下。心空大师后,光明寺历代高僧精研佛法,光大山门,以第五代海彻和尚时期为最盛。海彻,字泰雨,辽左巨族,西汉名臣金日磾之后,幼时因避乱于光明寺出家。心空对海彻非常器重,曾曰:“他日庄严斯土,必斯人也。”其后海彻果大振光明寺,因峰峦起楼台,使贮藏有阁,会食有堂,飨宾有所,登眺有筑,五莲山光明寺更加声名远扬。

 3_副本.jpg

卷三收录了《五莲山光明寺碑记》、《重修五莲山光明寺藏阁记》、《重修光明寺大殿碑记》、《开山和尚碑铭》、《开山和尚自叙碑铭》等5篇碑文,不但文字洗练优美,而且有着非常高的史料价值。《五莲山光明寺碑记》为明万历年间礼部侍郎、翰林院侍读学士翁正春所撰,文中记载:“五莲山在诸城南,旧名五朵,苏文忠所云‘奇秀不减雁宕’,即其地也。唐时有应身菩萨筑精蓝习静,宋有戒比丘毗尼于此。其后寝废,至元季仅云堂一椽尔。值今上时和年丰,弘崇释典,愿以大乘三藏普贮名山。惜薪司太监王忠以此山奏,悉白其状。上大悦,赐名五莲,发大藏六百七十八函,共六千七百八十卷,玉磬、御仗、宝幡、内帑金,遣御马监太监张思忠赍以往,敕本寺僧明开赐紫伽梨主其事”。翁正春,侯官(今福建福州)人,万历进士第一,授修撰,累迁礼部侍郎,天启初起礼部尚书,卒谥文简。《重修五莲山光明寺藏阁记》为明崇祯初礼部左侍郎、东阁大学士文震孟所作,文中赞美五莲山:“山左诸城五莲山者,岱岳小宗,海邦巨峙。类蜂房簇簇阿耨池中,似翠盖亭亭瞿昙会上”。碑文刻于光明寺天王殿前石碑上,明崇祯改元戊辰(1628)立。重修光明寺大殿碑立于光明寺天王殿东侧,清康熙二十年立,碑顶雕龙,亦称赑屃驮碑。碑阳为碑文,记载了重修光明寺大殿的经过,碑阴记载了为重修光明寺大殿而捐资的200人余僧人的法号,诸城知县孙祚昌撰文。碑文记载:“五莲山之光明寺,自万历间始,开山空大师来自蜀帮,居五朵,即今之五莲也。旧有云堂寺久废,大师来结峁寺东北大悲顶下。走京师上书,得敕赐五莲山、光明寺、散花阁、分贝阁、藏经楼、僧房有差。后泰雨师增修之,起东、西阁,益梁欐,饬垣墉,寺后筑甬道,绕大悲峰;凿山西北,创精舍数楹;山外置常住,田以给众。泰雨殁,今惊龙师主众,山门构崇阁,睥睨栏楯,具供伽蓝关帝”。该碑历经300多年沧桑仍巍然屹立,是光明寺辉煌历史的最好见证。《开山和尚碑铭》为四明山天童寺主持道忞所作,铭文赞曰:“琅琊名胜,擅于五莲。屏翰泰岱,分峙九仙。神工刻削,鬼斧雕镌。流霞飞翠,耸雾凌烟。中有梵宇,轮奂其联。开闳特起,楼阁明鲜”。道忞(1596-1674),字木陈,号山翁,明崇祯十五年(1642)为四明山天童寺主持,顺治十六年(1659)清世祖赐号弘觉禅师。顺治乙未(1655)四月道忞南还天童,过五莲山于光明寺小住,应海彻和尚之请为开山和尚墓塔作铭。书载:“敕赐弘觉大禅师山翁和尚,顺治乙未夏南还,过山住月余,留开山塔铭”。《开山和尚自叙碑铭》为明开大师于崇祯元年(1628)所作,文中有言:“遂去京师,上书阙下,请山名、寺额、大藏。上可其奏,山名五莲,寺名护国光明,赐全藏,给帑金建造寺宇,周山五十里,尽老僧一坐其地;林泉、榆林庄田千五百亩,永资香火。命内臣张思忠督工,三年落成。噫!自草创至今三十余年,老人往返京华不啻十数。雨轮雪鞍,寒暑互历,心力几尽,皆以觉皇之教不遗空山,末法凡流得睹华藏”。从文中可以看出创建光明寺的艰辛,和明开大师为之付出的努力。“因葺山志授之梓,知前人创造不易也”(海霆语)。

 4_副本.jpg

卷四、卷五中收录了部分文学价值较高的关于五莲山的诗文,如李焕章的《五莲山小记》、刘正学的《游五莲记》、李含章的《春游五莲记》、张侗的《登五莲峰记》以及王乘箓、张思忠、臧惟一、臧尔昌、丁耀亢、刘翼明、张侗、本升、海霆等人的诗作。清安丘文人刘正学所作《游五莲记》,生动形象的描写了五莲山之奇秀:“越日晨起,见五莲亭亭天外。是时山花簇开,红白出丛青中,如锦错。古树种种,盘山谷间。樵子肩杜鹃,呼花柴,不可数记。石壁立如屏。石笋插天,奇峰阻日,仲昭皴法所未逮。他如石上石、峰外峰,如狮行,如虎踞,如盘中弄丸,如树边挂影,又谁为为之乎?”清康熙年间文人李含章作《春游五莲记》,赞美五莲山可与吴越名山媲美争胜,文中言道:“见东南青螺一片,云岚出没,则九仙、五莲也。林木纷纠,烟雾迷离,时杜鹃盛开,掩映上下,可布茵席为松风之梦。登旭台,凝目四望,若钵盂、若玉烛、若立锥,诸峰各以其形名。昔吾之吴越,之会稽、天竺、句曲,遇诸名胜,恨不得举此山当之,以张吾北军”。明嘉靖年间诸城进士、南京工部尚书臧惟一为光明寺护法人,其诗《莲山登眺》刻于五莲山诗碑,诗曰:“怪得芙蓉青不谢,泱泱大海是莲池”。此诗极富想象力,把与五莲山近在咫尺的大海比作莲池,将五莲山比作海上永不凋谢的莲花,意境阔大而深远。敕赐青州法庆寺主持、赐紫天岸和尚本升于康熙四年(1665)客寓光明寺,作《五莲十胜歌》,赞誉“五莲之胜胜以石,石如芙蕖粲青碧”,将五莲峰比作出水芙蓉。其他如王之臣的《五莲晓望》、臧惟几的《西极台》、臧尔昌的《再入五莲》、丁耀亢的《望海楼》、张侗的《入五莲山修志寄奚林禅师》、王咸炤的《雨中登山》、徐田的《寄顽石上人》、海霆的《山居秋兴》等诗,皆为佳作名篇,无一不是五莲山灵气所孕育而成。

世上千年,云峰一笑。三百多载时光衔枚疾走,《五莲山志》的编者海霆和尚早已化身五莲山松梵谷中。青山依旧,禅唱不衰。《五莲山志》必将与巍巍五莲山一样永垂不朽,流芳千古。

发布评论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
点击更换图片
看不清?换一张
  • Q Q: 5057772
  • 微信: cctvggb
微信公众号
微信小程序
Copyright © 2021 “五莲信息港”版权所有  |  ICP证:鲁ICP备14026478号-1  |  技术支持:分类信息系统(V2021.1)  |  
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,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,交易风险自负!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,举报信息、删除信息联系客服